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修罗场
    “中标什么中标”

    佟皓正和一只肥美的大闸蟹搏斗着,一时半刻没想明白霍斯羽在说什么,抽空抬头看他一眼,“霍氏最近又有大项目了”

    “她有了孩子,现在在国外。她说是她和别人生的。”霍斯羽平静叙述这件事(情qíng),明明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硬是被他用风淡云轻的口吻说出来。

    “噗痛痛痛我帅气的嘴角”一只大蟹钳不小心夹到了佟皓的唇角,痛得他倒抽一口冷气,也顾不得拔下来了,瞪大眼睛问道“你和她做了”

    “做了。”

    “”佟皓再次倒吸一口冷气,似乎不可置信,“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qíng)她愿意”

    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访问 www.dashuku.net ,并搜索"小红唇"免费阅读本书。 www.lwxslwxs.com


    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访问 www.dashuku.net ,并搜索"小红唇"免费阅读本书。 www.lwxslwxs.com


    可是现在霍斯羽爆出惊天一个雷,而且还不止一个,简直是刷新了他的三观。

    “哎呦喂,妈的,霍老大你说话啊怎么不说下去了”佟皓被他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心,将蟹钳剥下来也不吃了,坐到霍斯羽(身shēn)旁,铮亮着眼睛看着他。

    霍斯羽把玩着手上编织复杂但细腻的红绳,目光也有些遥远,“她出车祸住院那会儿,再之后她去了国外,我们就分开了。”

    他并没有用“分手”这个词,而是用“分开”。

    佟皓听了之后也是唏嘘,“她当时她的双腿不是还受着伤吗连走路都成问题,你怎么就能下得手啊”

    本书即将下架,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访问 https://www.lwxslwxs.com/81/81526/ 免费阅读本书。


    本书即将下架,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访问 https://www.lwxslwxs.com/81/81526/ 免费阅读本书。


    他原意不是和她发生关系的,虽然他也很想很想,可是不知道多少次,他还是按捺住,因为她看起来是那般的柔嫩脆弱,那一截细腰好像(春chūn)天抽条的嫩柳,一折便断。

    他一直都清楚自己的**,一旦无法控制,就会决堤而出,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

    可偏偏那天,天时地利与人和,全都集齐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

    似乎每次的暴雨时节,他们总会发生某些无法言喻的,激烈的事(情qíng)。

    “你们真做了”

    佟皓还是不能置信,祁六珈那样的人,这么高冷的,好像活在另外的世界里的,不食人间烟火,真和他做了

    因版权问题,本书即将下架,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百度搜索"乐文书屋",打开"乐文书屋"网站 www.lwxslwxs.com 并搜索"小红唇"免费阅读本书。


    因版权问题,本书即将下架,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百度搜索"乐文书屋",打开"乐文书屋"网站 www.lwxslwxs.com 并搜索"小红唇"免费阅读本书。


    霍斯羽冷冷瞥他一眼,有些后悔为什么和这个智商欠费的家伙说这些话,扔掉了手上的烟头,闭目养神。

    他必须要想一想接下来应该要怎样做,这次回来,似乎所有的事(情qíng)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你当时戴t了吗一夜多少次啊她是不是在安全期还是你们(情qíng)到浓时自然而然就发生了当时她不是还病着吗生出来的小孩能正常不会因为药物畸形”

    这个话题一聊开之后,佟皓也将自己的疑问给一股脑儿说出来了,吵得霍斯羽心烦,他索(性xìng)侧了脸,彻底不理会他了。

    “啧,你这么心虚当时肯定没戴,男人啊都这样啊,靠下半(身shēn)思考的动物啊有谁能像我这样坐怀不乱啊”

    佟皓说着莫名感慨,霍斯羽终于忍不住,转头很淡地瞥他一眼,“我听说你有一次好像一夜御七女没肾亏”

    本书即将下架,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访问 https://www.lwxslwxs.com/81/81526/ 免费阅读本书。


    本书即将下架,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访问 https://www.lwxslwxs.com/81/81526/ 免费阅读本书。


    霍斯羽看了看表,觉得时间也不早了,打了个电话给霍斯呦,却是处于没人接听的状态。

    想起宴席结束的时候霍斯呦喝醉了,一直在说胡话,硬是扯着祁六笙留下来他就有些头痛。

    但愿他这个蠢妹妹不会做出什么傻事吧。

    “我走了,你也别留太晚。”霍斯羽收好手机,看到佟皓唇角破损了一大片,提醒了一句,“别再吃大闸蟹了,伤口也处理一下吧。”

    说罢,起(身shēn)便往外走。

    “诶等一等,阿羽你就这样走了”佟皓及时叫住了他,总觉得事(情qíng)聊一半不聊一半不是他的风格,“你既然想知道事(情qíng)的真相,怎么不找人查一下她当初你不是也去过她的大学找她吗”

    佟皓的意思是,霍斯羽这几年来不是没找过祁六珈,甚至是花了不少力气找到她入读的大学,从英国跑去美国去找她,就是没找到她而已。

    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不,佟皓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总之霍斯羽肯定看到了一些他不爽的事(情qíng),所以从此之后再也没提过祁六珈这个人。

    本书即将下架,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访问 https://www.lwxslwxs.com/81/81526/ 免费阅读本书。


    本书即将下架,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访问 https://www.lwxslwxs.com/81/81526/ 免费阅读本书。


    也只是简短的几个字回答,佟皓再回过神来霍斯羽已经不见了。

    佟皓瘫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被灯光打得影子重重的天花板,无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这次还真的是什么机会都没了,连孩子都有了,他还能去争取什么

    翌(日rì)。

    晴空万里。蝉鸣持续鸣叫,祁六珈还没倒好时差,昨晚睡得非常不好,但她躺在(床chuáng)上了无睡意,阳光从落地窗中筛进来,落在她(身shēn)上,刺眼非常。

    她抬手挡了挡,看到外面院子树木葱茏更胜从前,高中时候她在家种的蔷薇花都变成一堵花墙了,正是开花时节,满墙满墙都是粉紫色的花,(热rè)烈而绽放出勃勃生机。

    祁六珈站在窗前看了好一会儿,心(情qíng)微微好了起来。

    刘姐在外面敲门,说祁父已经回来了,让她一起下去吃早餐。

    家里就只有她和祁父二人,祁六笙早已经不在家里住了,整座大宅格外幽深,更加显得古朴而历史悠久。

    她跟在刘姐(身shēn)后下楼,步伐踩在木质楼梯上空阔至空虚,目光始终落在院子的那堵蔷薇花墙上,“刘姐,今年的蔷薇花长势可人啊。早上看到的时候都吓我一跳了。”

    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百度搜索"乐文书屋",打开"乐文书屋"网站 www.lwxslwxs.com 并搜索"小红唇"免费阅读本书。


    此段落内容已隐藏,欲阅读完整内容请百度搜索"乐文书屋",打开"乐文书屋"网站 www.lwxslwxs.com 并搜索"小红唇"免费阅读本书。


    刘姐聊起花就来了不少兴致,絮絮叨叨地说着,“你当时刚去了美国没多久的时候,那位公子也来了一趟,取走了一丛蔷薇和一小盆多(肉ròu),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取走了一丛的缘故,原本这些花草都活不下来的,但是过了段时间又神奇地活下来了,一直长到了现在这样子。尤其是那几盆多(肉ròu),都要蔓延成一个小花园了。”

    刘姐说着语气里尽是唏嘘,她和祁家姐弟感(情qíng)好,这回祁六珈回来了她也格外高兴,“小姐啊,你总算回来了,可想死刘姐了。”

    “这次回来了可能要过一段时间再走了,”祁六珈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笑容澄净如散开了烟雾的湖面,波光剔透,“刘姐,这几年来辛苦你了。”

    “不辛苦,看到你和少爷平安,我也没什么盼头了。”

    “小六下来了就赶紧过来吃饭,一大早闲聊像什么话。”祁父早已经坐在客厅里了,拿着报纸在看新闻,看到祁六珈下来了,淡淡瞥她一眼,示意她赶紧过来。

    祁六珈对着刘姐吐了吐舌头,小女儿姿态尽显,只有在家里她才会这么放松。

    “爸爸早。”祁六珈中规中矩地在祁父旁边坐下,唤了他一声。

    “早。”祁父点头,然后收起了报纸,开始用餐。

    祁父今年已经50有余,早年也是学艺术出(身shēn),与祁母十分登对。就只是后来孩子出生了,他转战商海,以供妻子和孩子有更坚实的物质后盾。这么在商海一沉浮已经是数十年过去。

    现在的祁父早已经是独当一面,成为商界的龙头之一。

    祁六珈姐弟遗传了父母的好基因,祁昭长得儒雅,一双丹凤眼长得勾人蚀骨,偏生入了商海,就少了几分风流多了几分凌厉,让人不敢小觑。

    两父女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再见面时也是生疏,一直待差不多吃完早餐之后,祁父才开口说话。

    “这次回来打算留多久,又有什么计划”他从来都是一个有计划的人,而且目标明确,在对待子女的时候也不例外。

    “这次回来我打算进军智能家居这方面,很可能也会结合室内空间合理利用的范畴,开自己的工作室,已经做了一个5年计划,打算在这里长期定居。”

    祁六珈在说起工作和计划的时候还算适应,两父女的关系虽然不怎么好了,可总归,没到破裂的地步。

    “嗯,”祁父点头,似乎在想着一些什么,片刻之后才重新开口,“你和阿笙今年都已经25岁快26了吧你做姐姐的也该((操cāo)cāo)心一下自己的终(身shēn)大事了,父亲认识不少青年才俊,你自己挑一挑,合适的,父亲安排你们见面。”

    祁六珈想去拿一根油条的手一顿,缩了缩指尖,眸光重新冷淡下来,她看向祁昭,语气坚定,“父亲,我不想这么早嫁人。”

    祁父听见祁六珈这样说也(禁jìn)不住停了箸看向她,目光凌厉带有探究,“为什么”

    “没为什么。”祁六珈不在意地收回了目光,看着一根没动的油条有些可惜,但她还是拿起餐巾擦了擦唇,动作一丝不苟,她站起来,不打算和祁父再次对话下去,“我吃饱了,父亲慢用。”

    “是因为霍家那小子昨晚你看见他了,又想再续前缘”祁昭见她要走,也顾不得这么多,直接将话抛出来。

    “不是因为他。”

    祁六珈攥了攥拳头然后转(身shēn),重新看向自己的父亲,目光澄净毫无(阴yīn)翳,坦((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我只是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我这次回来有我自己周祥的计划,请父亲不要管我。”

    “不要管你你一天姓祁,你一天就得听我的。”祁昭也终于动怒了,站起来看向她,语气强硬,“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当年的事(情qíng)我也不管了,但是至少你要做好现在。霍家那小子不是你可以去招惹的,霍家在业内的影响力有多大你不是不知道,父亲每天都要想着在他们手中抢资源。”

    “他那样的人,过于无(情qíng),且心狠手辣,不是你的良配。”

    祁昭说到最后还是松了语气,低低说出这句话来。

    终归是自己的女儿,当年做错了多少事(情qíng)不要紧,那都是过去了的事(情qíng)了,更何况她在国外这几年也早已经磨砺了心(性xìng),不会再像少年时期那般糊涂了。

    他一直是这样相信着的,这几年他都放任她的自由,她和霍斯羽一东一西,隔了这么远,不会再有交集了,这次回来因为霍家的专门邀请,他无法推辞,才让他们姐弟出席。

    但他不想因为昨晚的订婚宴而打破了祁家和霍家这两家以来一直秉持的规则,因为这毫无必要。

    什么旧(情qíng)复炽这样的事(情qíng)想都不要想。

    “父亲未免((操cāo)cāo)心太过了,霍斯羽避我都来不及,哪会想那么多有的没的”祁六珈并不在意地说道,她自然是知道父亲为她好的,心里有暖流流过。

    “他绯闻很多,”祁昭将话说开了也没什么负担了,将霍斯羽近年来的事(情qíng)都告诉祁六珈,“就这份报纸而言,就有他的八卦和绯闻,你去网上搜一下更是多。纨绔子弟,底蕴与我们祁家完全不同的,你还是不要引火**。”

    祁昭说着就将报纸摊开到桌面给祁六珈看,果然看到有一大幅版面是说霍斯羽的(情qíng)史的,还非常详尽。

    她瞥了一眼便无什么表(情qíng)地收回了目光,轻吐出一句话,“知道了,谢谢父亲教诲。”

    “嗯,你去忙吧,刚回国也不要急着搞什么项目,养好(身shēn)体才是最重要的,美国那边气候多变,你的(身shēn)体也要注意下,不要逞强了。”

    祁昭觉得自己的话都多了起来,而且很啰嗦,看着自家女儿出落得愈发大气空灵的面容,微有感慨,好歹是回来了,儿女双全。

    祁六珈转(身shēn)上楼,回到房间之后拿了平板想要查资料,回国之后她最焦急地是要找一间房子搬出去住,花花以后总不能留在国外的,她迟早要将他接回来的,但是祁父根本不知道花花的存在,她也没想好要怎样告诉他。

    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她的父亲会喜欢花花的。

    只是查了一会儿之后又总是心里不安宁,脑海中莫名想起了父亲的话,他说他绯闻很多在刚刚之前,她还真没什么实质(性xìng)的体会。

    看了平板一眼,还是打开chro输入霍斯羽的名字,果然弹出一大批消息来,各种各样的都有。

    她这些年虽然在美国没怎么关注他的消息,而且她也不会刻意去关注,可是霍斯羽这个名字还是或多或少会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原因无他,他风头太劲,总有环球大项目注资、收购或合并,国际新闻里也会提及一下,她想不知道都难。

    只是,每次看到她都只会一笑而过,不会过多去关注,他的绯闻她也没有去深入想过,今天被祁父这样一说,再加上昨晚的事(情qíng),她想不在意都难。

    浏览了好一会儿他的消息,刻意不点开他的八卦,然而伪装总是持续不了多久的,房间里也只是有她一个人,她看着窗外开得(热rè)烈的蔷薇花,深呼吸一口气,还是点开了他的某个绯闻报导。

    上面事无巨细,介绍了他近年来的绯闻女友,全部都有照片在上面,数了数,不下10位。

    祁六珈原以为自己看到这些都会忍不住沉不住气,然而并没有,或许她真的放下了,可以非常平静地面对着他的这些绯闻女友。

    她一张张照片浏览下去,这个报道写得非常不错,条理清晰,而且轻重分明。

    首先是报道这些年来有和霍斯羽有过实际接触的女人。霍斯羽是一个集团的ceo,手里有这么多项目,应酬酒会总是少不了,必须要有女伴出席的应酬他都会带上女伴。

    女伴并不确定,(身shēn)份也不一样,许多都是金发碧眼的美女,也有黑发黄皮肤的华国人,总之各种各样。

    只是,祁六珈看着这些女人的面容,总觉得她们哪里似曾相识。

    可是具体是哪里相似她又说不出来。

    霍斯羽(身shēn)边美女如云,凡是和他接触过的,娱乐圈里的都大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