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戏偶(一)
    ();    褚言自姜谚那儿复命归来的时候正值晌午,昌都的八月依旧热得恼人,烈阳当空,云影疏浅,连一丝风也无。她本想直接回去再拿卷宗仔细看看,可刚迈出两步便忽然想起早上临行前,曾从冯懿那听来的一句有些像是关怀的客套话。

    早些回来,今日食堂要做鱼汤。

    思及此,褚言不由得停下脚步,遥遥望了眼竹林外的乌色房檐,略一踌躇后玄青的衣摆一旋,便朝着那片青瓦走去。

    果不其然,刚踏出竹林她便闻到了饭堂中飘来的阵阵香气。现下虽还未过晌午,可已然过了饭口,不少人都已用罢午饭,回去小歇片刻等着过午再忙,故而这饭堂中只剩下了各狱才换完差的狱史和方整理好文书的录事主簿,圆领交领的苍青袍子三两结群绕桌而坐,虽说不上人声鼎沸,但也不少热闹。

    褚言在廊下脱了靴又净过手面,刚刚迈步踏入长屋便见褚慎红着脸同先前有过一面之缘的曹并肩坐在一块儿默默低头盯着饭碗,长案对面却是另坐了一个有些面熟的年轻主簿和另一个女狱史,说笑间的神色较褚慎可要自然得多了。

    她不由得在心中暗自笑笑,心道这瞧着褚慎这个脸红却又小心翼翼、而曹却神色坦然的架势,怕又是个襄王有意神女无情的故事了吧。

    不动声色地自他们身后穿行过去,她绷直了腰身佯作不见,偷眼瞧时果见褚慎松了口气,心中不免笑意更深。行至靠里头的长案附近,果然那鱼汤的鲜味就更加诱人了些,她远远便看见冯懿一个人坐在靠窗的棕黄长案边上,一脸悠闲地慢慢喝着汤,瞧见了自己后还笑眯眯地招了招手,便知他这是有事要同自己说,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冯大人。”

    冯懿吹了吹汤面上的翠绿葱花,这才不紧不慢扬起花白的眉毛瞧了她一眼。

    “褚家小姑娘,中饭可吃过了。”

    “尚未。”

    “那怎么能行,你们年轻人啊现在不重视自个儿的身子,年岁大了可容易闹胃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