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零八六章 魔教禁术
    两人是认识的,毕竟赵雄歌当初一袭花衣裳在茅庐山庄呆过,赵雄歌知道袁罡是牛有道的心腹。

    “那是你的爷,不是我的爷,他人在圣境…”话到此,赵雄歌两眼一睁,似乎瞬间从醉酒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从躺着的溪畔半支撑起了身子,语调清晰道:“你的意思是说,他在圣境内能和外界取得联系?”

    袁罡:“我不清楚他是怎么和我们取得联系的。”

    赵雄歌:“你不清楚?那你能确定是他在联系你,不是有人在假冒?”

    袁罡:“假冒不了。”

    见他如此笃定,赵雄歌知道必然有原因,又懒洋洋半躺了回去,“什么事非要你亲自跑来找我不可?”

    “你我的联系未必保险,有些事不好在书信里提及。”袁罡略显谨慎,边说边仔细查看四周。

    赵雄歌:“放心,周围没人,几里内有异常生人气味,我坐骑便能嗅到。”

    袁罡抬头看了看站在大石头上的那只外形凶猛的金毛吼,而金毛吼也回头看向了他。

    袁罡问:“这就是金毛吼?”

    赵雄歌:“废话,我这坐骑可不喜欢听废话。”

    “嗬…”袁罡忽张臂朝石头上的金毛吼发出低闷沉吼声。

    “吼…”金毛吼回应,不过气势弱了,没了那咆哮山林的气势,且弱弱磨爪略显后退之势。

    首先是袁罡的行为,其次是金毛吼的吼声不对劲,抬起酒葫芦的赵雄歌愣住,迅速起身了,转身看向石头上的金毛吼,发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金毛吼的尾巴都垂了下来,身形低沉后缩,金睛双目中也没了那凶悍气势,看样子似乎有些畏惧袁罡。

    头回见金毛吼这个样子,赵雄歌愕然回头问:“你对它干了什么?”

    袁罡收势站直了,淡然道:“试试它的胆子而已。”言下之意似乎在说,你不是说它不喜欢听我废话吗?

    赵雄歌顿时左看右看,看看金毛吼,又看看袁罡,最终上下打量袁罡,“还真没看出来,你还通些御兽的法门。说说看,怎么回事,我这金毛吼乃是荒古遗种,血脉非比寻常,可是连万兽门也奈何不了的。”

    袁罡:“我不喜欢废话,道爷让我来找你。”

    赵雄歌冷眼斜睨,撇了撇嘴,提起酒葫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