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家花没有野花香
    宇泽??哼!是宇文泽吧!什么三少爷是三王爷才对吧?哼,好你个王八糕子,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只是这么做的目的是刻意的试探还是真情流露呢??惜梦面无表情的看着宇文泽暗暗揣测。

    一旁的沈玉瀟突然开了口:

    “在下沈玉潇,人称沈公子,”还是那副风流倜傥迷人的笑,姿态优雅。

    “只是不知沈某能否知晓幻月姑娘的芳名???”眼前的可人儿真是让人欲罢不能,未经思索便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又暗自嘲笑了自己,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这么冲动??

    哼~沈玉潇你这个狡猾的狐狸还想将我的军么??惜梦颔首垂眸正在思考应该怎么回答时。

    “幻月姑娘不要多心,沈某只是真心的想要与姑娘做个朋友,并无恶意,如若确实不便,沈某便不再追问了。|”看着惜梦垂眸沉默,沈玉潇以为她是不愿意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虽说不想勉强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

    惜梦哪知沈玉潇心里真实的想法??见他如此说道,也不好再推脱:“沈公子多虑了,来这儿的男子多半是逢场作戏,幻月从未想过会有人要问小女子的本名,刚才真是失礼了,还望沈公子多多包涵,奴家姓杨名若兔,二位公子可唤我为若兔姑娘,”惜梦流露出一副感动不已的媚态。

    嘿嘿,二十一世纪的名字,我让你们查,你们要玩,我奉陪,惜梦心口不一的说道,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幻月姑娘真是人如其名。”宇文泽赞叹不已,嘴角浮起别有深意的笑,不知娶进王府如何??当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时,宇文泽自己也吓了一跳。二十五年来,第一次的心动,对方竟然是为一个青楼女子,见面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难道这就是母妃说的爱吗??如若不是,为什么一想到将她娶进王府心里会很舒服,很开心??

    “泽儿,当你喜欢一个人,你便会时时刻刻想要与她在一起,想要将她溶入自己的怀抱,母妃对你父皇就是如此,母妃不怨你父皇,帝王的爱从来就不会属于一个人,你千万不要记恨你父皇,”年幼之时,母妃病逝临走之时对自己说的话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时候的他不懂.也不屑.

    虽然母妃最终未能见上父皇最后一面。但母妃走的时候脸上带有安详的微笑,这是宇文泽一直都不能理解的。沈玉潇在桌下悄悄碰了碰宇文泽握紧的拳头,暗叹口气他肯定又在想德妃娘娘了。

    惜梦愣愣的看着对面的宇文泽,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